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1张
HD

    性爱不止在生殖器之间,更多的是欲望与灵魂相互冲撞后迸发出来的心里和生理的反应。经历过性爱身体与心理高潮的人,搂着自己心爱的人继续进入梦乡,她紧紧的抱着你,这种甜蜜无关金钱、无关物质。

     

      不是你亲手点燃的

      那就不能叫做火焰

      不是你亲手摸过的

      那就不能叫做宝石

     你呀你

     终于出现了

     我们只是打了个照面

     这颗心就稀巴烂

     整个世界就整个崩溃

     不是你亲手所杀的

     活下去就毫无意义

     你呀你

     终于出现了

     我们只是打了个照面

     这颗心就稀巴烂

     整个世界就整个崩溃

    今生今世要死

    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莫西子诗《要死就要死在你手里》

    圣诞结束即将迎来新的一年。突然从那天开始,她不再联系我。我给她发了三次信息,都没有回音。应该是太忙了吧。我心里想着。但身体却异常的渴。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虽然很渴,但妻子的身体已经似乎对我产生了免疫。一到晚上,最怕听到的是:老公,我们洗洗睡吧。

    所以,大多数情况下,我都是借故工作的事情躲在书房里自慰。书房完全是按照我的意思装饰的。没有吊顶,只在四个墙围做了一根线条。刷的灰色的立邦漆,吊灯是我托一位做慈善的朋友,从深山里带回来藤农编的灯罩,灯选的是3000k的暖光。书架是很久之前从第一个出租房里带过来的,他已经陪我很多年了。边角处已经脱漆开裂,书架前是一张宜家的木色书桌,上面放置一盏书灯。整个房间里最值钱的也就是一把椅子,是LK家具城的朋友按照我的要求,去Poliform家具店里偷拍了照片,回来一比一仿制的。我甚是爱惜。

   每天夜幕降临,只有我坐在房间里,我才能感觉到我是属于自己的。听说,在日本,每个人都可以睡很挤的床铺,但必定要有一个书房。这是男人栖息的地方。也是在渐渐枯燥的家庭生活中唯一给自己的一个隐私空间。比较庆幸的是妻子很尊重我的这一点小怪癖。从不轻易进我的书房。

   自从她不再联系我。我先是难过了好几天。似乎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或者是她在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也不一定。但这样的沉默,让我身体饥渴的同时,内心也无比煎熬。这个时候,正好朋友约我一起去SH放松一下。朋友是一个设计公司的老板,LYG人,喜欢健身,一到兴奋处就露肱二头肌,也算秉承了苏北人的彪悍与放荡。但凡有新开的场地,他必定第一时间通知我。

   但以我对这个城市的了解,无非就是一些挂着高端会所牌子的野鸡店。条件好的,把室内装修出点风格来,就敢叫国际高端会所了。所以我对他的品味常常嗤之以鼻。劝他还不如去酒店捡捡小名片来的实惠。

   你他妈的去不去啊。我还叫了萝卜头。还等着呢。他在电话里催我。

   你了解清楚什么状况了么?跑那么长路过去。

   管他呢,萝卜头的朋友去过了。说是一级棒啊。有一个还长得像全智贤的。

   我不置可否,看了看已经静默了好几天的她的信息头像,犹豫了一会。便答应他一起去。

   你跟你老婆说,我们两去谈项目去了。免得我老婆对起来穿帮了。

   我们三人一车同行,开的是萝卜头SH牌照的车。萝卜头是我们三个里个子最矮的,说话细声细语,没有 和他鬼混之前,我一直以为他喜欢男人。但此人才华出众,拿过好几个设计大奖。我们常常以此玩笑,设计师果然要够色才能有好的作品。

   其实距离上次和他们鬼混已经半年之久了。这次去的地方是在SH的一个镇上。那已是12月的最后几天了。下了高速后,已是傍晚时分,天仍是阴沉沉的,冬日里的晚风从玻璃窗里吹进来。我见到身旁整齐的树木从身边缓缓而过,沿街的商铺里仍是一副热闹模样。两个家伙在旁边不停讨论着对今晚这个地方的期待。这个时候,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她。我拿起手机,翻动着她的朋友圈,却找不到她的样子。

   到达目的地后,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我们在旁边的沙县小吃里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向会所行进了。

   我们穿过一个巷子,在这个小镇的角落里找到了这个名为BYL娱乐中心的地方。期间朋友打了3个电话,骂了5次他妈的。好不容易找到后,发现大门是紧闭的。但没多久就有一个穿着羽绒背心的男人出来了。

   是王总介绍的吧。快进来。

    什么鬼地方。

    朋友骂骂咧咧的往里走,萝卜头手插在裤袋里,似乎已经抑制不住冲动,快步的跟了进去。

    这是一个全套的会所,别看门头寒碜。进去以后装修的倒甚是精致。一楼整整齐齐的摆着一排台球桌。穿着短裙的女人趴在桌上,后面形象猥琐的大叔正教他打台球。旁边的老虎机边还坐着几个壮汉,在那里拍打着。恨不得把机器举起来。这样的场景很难让我理解为是风花雪月之地。

   带我们进来的背心男神神秘秘的给我们介绍会所的服务。什么台球啦、棋牌啦、洗澡啦、K歌啦、保龄球啦,应有尽有。

   没想到这个鬼地方还有保龄球。

   朋友一脸诧异的样子。

   我觉得不错。萝卜头点着头甚是满意。

   当然这些娱乐项目都是有人作陪的。我们先去那个胳肢窝大小的浴室里洗了个澡,澡堂虽然小,但装修确是格外精致的。水也很干净。每个项目的场地都发挥了他小而精的特点。

   洗完澡我们在大厅里躺着,昏黄的灯光下,前面的电视剧里正在播放:插翅难逃。剧情已经进行到豪哥谋划绑架的情节。这时候,从帘子的光亮处走进来六七个穿着短裙的小妹。领头的笑着让我们选。

   朋友这个时候倒颇有绅士风度,让我们先选。我也不客气,扫了一眼后。挑了站在边上留着短发的娇小妹子。萝卜头人虽小,却选了一个胯骨大的女人 。朋友则不满意,让再换一批。

   人都各自散去后。我们选的几个都去换一身衣服,让我们决定一起玩什么项目。

   萝卜头,那么高你搞得定么。朋友调侃道。

   没有我搞不定的,再高怎么样?我也爬的上去。我就喜欢底盘重的,开起来刺激。说完萝卜头掐灭烟。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笑了起来。想起萝卜头开的那辆大吉普。

    还不错。我说。

    一切就绪后,我们选择了先一起捣几杆,因为在大学时没事我就翻出墙去和室友一起和临校的赌钱。所以技术还不赖。朋友则是高手类别了。我们问了三个小妹,我选的那个点头表示可以一起。所以就四个打抓牌,其他两个则在一旁观看。萝卜头本来技术就一般,再加上有女人在旁边。一会去捏捏屁股,一会揉揉胸的。就允许他的女人帮他多打一杆。

    我们说好100一球,挂零500,犯规50,打完现结。

    结果打完第一局打不下去了,我挑的短发妹似乎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结果第一局我和萝卜头没碰到杆,朋友进了1球。三人1200输掉。

    打完后,她哈哈的笑。说算了,开玩笑的。自己以前家里在镇上开过台球室。朋友估计是怕失了面子,还是把钱转了。她掩着嘴,俏皮的模样让我想起她来。

    台球是打不下去了,所以上了二楼。从楼梯上去,是一个玄关,上面摆着关公象。绕过玄关便是一个个棋牌间。我们6个人选了一个包间后。决定打麻将,刚才的台球时间,大家已经都相互认识了。朋友选的那个也是JX人,我选的则是GZ的,萝卜头到最后也没有搞清楚她是哪的。我们坐定后,朋友带的小妹会麻将。所以开始讨论打什么,因为她是JX人,我就问她那里的麻将。心里盘算着或许有机会和姨姐能有机会一起。

    我们那里啊,打烂牌。会不会啊。朋友搂着她,一脸疑惑。指着萝卜头。

    怎么个烂法?有他球技烂么。

    然后美女就开始手把手的教我们,萝卜头对麻将很是精通。一点就会,我愚笨一些,绕了一会才算弄懂。简单来说就是,一四七,二五八,三六九中间隔着的数,大于等于二的三个牌,算一个搭子。再加上东南西北中发白凑数。

   麻将我们是打的100一炮。因为吸取了台球的教训,所以凑数的美女就算陪打。赢了给多点小费。

   我本来赢了6K,手气是天下无敌。打的萝卜头都不敢看我摸排。失去希望。手不停的往小妹的胸口搓。但从来搓不出好牌来。

   你要往下面搓,笨蛋。朋友挖苦道。

   说的时候萝卜头正要摸排。他转过脸去,看着小妹:

    都说水是财,让我摸一下。这把摸到算你的。

    小妹故作娇嗔

    现在哪有水啊。

    萝卜头一副恍然大悟状:

    对哦。那还是我自己来。

    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我拿出来看到屏幕上她的头像亮起了1。

     睡了么?

    萝卜头一拍桌子:

    来来,七星。

    我吓了一跳,手机掉到地上。我捡起来的时候,决定暂时也不回她的消息。

    萝卜头胡了七星后,我的心就似乎不定了。也没有再怎么胡牌。倒输了5k左右后。朋友就叫停了。

    这个时候已经凌晨1点多了。朋友随意的数了几张给陪打的小妹。大家都决定今天到此为止。上楼睡觉。

    坐我旁边的短发妹似乎有些倦怠。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我站起身拿着手牌就朝着楼上房间走去。我的房间在走廊尽头的第二个房间。上面挂着:楼香阁三个木雕字。里面的陈设仍是昏黄的灯光,暖色调的墙纸。配上白色的床单。小美女很认真的挎着我的臂膀往里走,大家都没有说话。在我后面的萝卜头进房间前还不忘大声的道了声goodnight。

    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有着宾馆一贯的俗气味道。电视机已经打开了,放的不知是哪个地方电视台的新闻。

    哥,你先躺下吧。我先去换一件衣服,再帮你按个摩。

    这时的我才觉察到自己的倦怠。看着浴衣上画着的龙腾图案。还真有点九五之尊的感觉。我躺倒在床上,手机扔到一边。抬头看到温暖的光晕从边上的灯槽里漏到了顶上,窗户玻璃里偷跑进来的树影打在墙上。树影配合着周围的光,跳起舞来了。

    不一会小美女就过来了。她换了一身紧身的衣服。腰间是流行的褶皱款式。紧身的衣服把她小巧的身段包裹的刚刚好。灯光的原因我看不清她整个脸的样貌。只是觉得她的眼睛明亮而又带点妩媚。我一把把她拉过来。抱在怀里。

    她也不反抗,就躺着一动不动。她的腿白皙而性感。我把手放在她的腿上,慢慢往上挪动。下体也开始有所反应。

   当我的手将要碰触到她的内裤时,她轻轻的哼了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想从我怀里挣脱。刚才的两个项目已经把我们从陌生变得有一丝熟悉。她轻轻的挣脱开我。

    然后从床头柜上拿出她的小包。有润滑水,套子,还有一个杯子。

    哥哥,来,你躺下来。我来帮你按摩。

    我顺从她的意思。把自己脱光了被躺在床上。

    她一只脚轻轻的从我身上跨过去,骑在我身上。然后头慢慢的凑近我的耳边,开始亲吻我。我闭上眼睛,享受着她温柔的亲吻。从耳垂到背部,再到腰部。她的舌头柔软而缠绵。搞得我一度忍不住叫出声来。

    哥哥,这样可以么。

    我点点头。她整个人压在我身上,然后拿出了在一边的杯子。喝了一口温热的水。她噙着水,樱桃般的小嘴在我背上来回吸食。我感觉到一股暖流从背部直达心脏,再回到自己的下体。她很有耐心的从背部吸到我的下体。然后含着两个蛋,这个时候我已经被整个融化了。我听到旁边屋里的声音,竟然是萝卜头在叫。

   向来享受主动的我。有点不习惯,她似乎也感觉到了。停了下来,压在我身上,把头靠近我的耳边。

   哥哥,你要插我么。

   我点了下头。抓住她的手臂把她从我身上拽了下来,我翻过身。做起来,把她放在了我的面前。这才仔细看清她的脸来,大概20多岁,笑起来的样子很像马伊琍。

这么年轻的美女穿着贴身的衣服在面前的时候,身体的欲望已经把刚才的倦怠一冲而净了。

   她见我不说话,转头拿了套子要给我带上。估计是套子型号小了,她努力了半天也没带上去。

   哥哥,你的好大啊。我怕我受不了。她一边认真的在我的肉棒上努力着一边说。

   我自己来吧。

   我笑着说。她认真的看着我带套子。我把套子的口子拨开整个的套进去了。

   哥哥,原来要把她整个的扯开的呀。又学了一招。

   我抬头笑了一下。开始脱她的衣服。紧致的衣服把她两个娇小但圆润的胸承托的像两个馒头。乳头在隐约的光线里也显得性感。我慢慢的褪去她的衣服。年轻的身体散发出与众不同的青春味道。我温柔的动作让她渐渐放松下来。躺在我的面前。

   我看着眼前年轻的身体。把她最后白色的短裤也扒掉。她两只脚合着,似乎怕我的大家伙会伤害到她。

   我轻轻掰开她的双腿。肉棒已经滚热,试探着放到她的洞口。她的小手抱着我的脖颈,似乎在等待着。

    哥哥,你插我。

   我的肉棒在她的洞口来回游走,当感觉到有些许的水慢慢滋润后,整个的插入其中。她啊的叫了一声,马上又停息下来。抱着我的脖子。她年轻的下体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肉棒。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这种紧紧的压迫感甚至让我感觉到轻微的疼痛。但因着这疼痛,反而变得更硬起来。

    她咬着嘴唇,嘴里喊:

    哥哥,插我。

    我的手按着她的头发,把肉棒抵到她的最深处。这时的她也渐渐进入状态,下面的水开始泛滥起来。我干脆把她整个人抱起来,她揽着我的脖子,两只腿盘在我的腰上。我用手托住她紧致而娇小的屁股,上下抽插起来。

    她的叫声开始变得大了起来,配合着旁边房间里的叫声。让我兴奋不已。我把她放下来,按在床头的墙上,从后面进攻。

    她回头看着我,我似乎看到了姨姐看我时那娇柔而妩媚的眼神。一下子便整个的射进了她紧紧的下体。

    哥哥,你好厉害哦。

  

    结束后她躺在我的下面,带着点职业性的语气说道。

    我顿时感觉很悲伤,一种绵绸的心绪从心中泛起。躺在我身下的女人,身体仍是那么白皙年轻。我慢慢坐起身。移到床沿处。点了一根烟。她也慢慢起身开始找衣服。

    哥哥,我先去洗一下。一会再过来。她跑到我的身边,俯下身子,昂起头娇媚的对我说。我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个会所是整包形式的。就是说她可以整晚陪着我。

    不用了,我一会要休息了。太累了。我习惯一个人睡。你也早点洗洗休息去吧。

    她听我这么说,有点意外。但也无可奈何。

    好吧,哥哥,我服务的不好么。她带着哀求的语气说道。

    不是的,我确实累了。想一个人好好睡一觉。

    她把手放到我的臂膀上。似乎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

    那我先走了。你睡个好觉吧。

    我摸了摸她的头,带着笑。

   你走吧,下次来,哥再找你打台球。

   她听完后满脸高兴的样子。

    那说定了。下次我来帮你赢他们的钱。

   

    一切结束后已凌晨2点多。我抽了3根烟,但总觉得身体没有解渴。刚才的激情已经退却。我听到隔壁的房间又传来叫声。

    我索性打开窗,窗外的路灯还在高出亮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阴冷的细雨来了。沙沙沙的雨丝经过被照亮过的天空,像一条条细细长长的线。

    在这样阴冷潮湿的他乡宾馆里,我虽然刚刚和一个年轻的女人肉体相融的进行了交配,但始终无法驱散内心的孤独。我渐渐明白,不对的人是无法靠近孤独的心的。

    引用《大佛普拉斯里的一句话》: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们可以搭乘太空船到达月球,却永远无法探索人们内心的宇宙。

    我打开手机,点开了她的头像,点燃一根烟,犹豫良久后发了两个字:晚安。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2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3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4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5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6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7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8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9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10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11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12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13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14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15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16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17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18张
我和姐姐的故事【五】 美图壁纸 第19张

参与评论